盼望人生 5310
投稿及回應信箱:webl.org@msa.hinet.net

我們的盼望乃是十字架,我們擁有這個,就擁有一切,十字架是我們唯一的盼望!,信心與終極的仁愛。



    小組查經分享

         撼動人心的影響力 


                   
張明仁 講述

    經文:撒母耳上廿二章1-4

剛才的經文我們看到大衛逃到了亞杜蘭洞。亞杜蘭洞位於迦特的東方,迦特是非利士人的城市,大衛在離迦特約16公里的地方,找到了這個山洞。其實大衛從掃羅拿槍要刺殺他時就開始逃亡(撒上十八),他首先逃到撒母耳先知那裡(撒上十九章);接著逃到約拿單那裡(撒上廿章);再逃到亞希米勒那裡;然後又去投靠迦特王亞吉(撒上廿一章)。大衛不斷地逃,一站又一站、一程又一程,最後逃到了亞杜蘭洞。這段逃亡的路程對大衛說來,的確身心備受煎熬。從人的角度看,大衛既是神預定作王的,又是合神心意的人,為什麼會有這段坎坷的旅程呢?堂堂一個打敗歌利亞的勇士,人稱「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的英雄,竟淪落到如喪家之犬,還要裝瘋賣傻,連安身之所都沒有,只好躲在山洞中。難怪大衛在詩篇一四二篇6-7節形容自己在洞堛熒P覺,說:「我落到極卑之地」;好像「被囚之地」。也在詩篇五十六篇第8節說:「我幾次流離,祢都記數,求祢把我眼淚裝在祢的皮袋堙A這不都記在祢冊子上麼?」大衛顛沛流離,經年失所,不得安定,誠為人生至極之痛。
    大衛這一路走來,我們看到他軟弱的一面,他不僅靠人也靠自己。在撒上十九到廿一章,我們看到他想靠人得幫助:約拿單(好朋友)、米甲(妻子)、撒母耳(先知)、亞希米勒(祭司)、亞吉(王),這些人雖然誠心幫助大衛,但都只是暫時讓他紓解壓力,沒有徹底解決他的難處;我們也從撒上廿一章10-15節,看到大衛想靠著自己想辦法脫困,我們知道大衛會作詩、彈琴、甩石,卻忽略他也會「演戲」,看他在迦特王亞吉和其臣僕眾人面前,不顧形象,裝瘋賣傻,胡寫亂劃,唾沫流在鬍子上,居然以假亂真、騙過眾人。您說他的演技好不好呢?如果在今天,說不定他可以得個最佳演技獎或奧斯卡金像獎什麼的。大衛雖有那麼多「貴人」相助,自己又不乏應變的能力,但他因為靠人靠己,所以總不得平安,直到他在亞杜蘭洞,這個地方才是他人生的另一轉捩點。
    大衛在亞杜蘭洞的日子,心沉隱下來了,態度轉變了,信心增加了,不像從前心裡慌亂,到處竄逃。他對摩押王說:「等我知道神要為我怎樣行」(撒上廿二:3),這一節經文可說是大衛生平當中,最經典的金句。「等」是大衛所要學習的功課,很多基督徒常常在「等」的過程中出了問題:亞伯拉罕七十五歲進入迦南地,神應許要賜他一個兒子,他等到八十五歲,仍沒有兒子,後來妻子撒拉建議他娶使女夏甲為妾,到他八十六歲時,夏甲生了兒子以實瑪利,從此,亞伯拉罕的家就失去了平安,惹上了無限的麻煩,這是因為他在「等」的方面失敗了!掃羅也在「等」的事上出了問題,神藉
著撒母耳吩咐掃羅,在吉甲的地方等候,他七天後回來獻祭,掃羅等到第七天,看見太陽已經西下,撒母耳還未到,他不再等了,就擅自獻祭,正當在那時,撒母耳就到了,撒母耳對他說:「你作了糊塗事,神已另選合祂心意的人了」。神廢棄掃羅,是因他在「等」的事上失敗,神不能再使用他了。因此在屬靈的功課中,「等候神」是何等的重要。約書亞攻陷耶利哥城,沒有用一刀一槍,乃是神的大能;希西家王被亞述十八萬大軍包圍,並未用一兵一卒,在一夜之間,亞述軍潰敗了,因為得勝屬乎是神,得勝是神的活動,不是希西家的活動。大衛看見「等候神」是一條屬靈的路,他學習走這條路,停止自己的活動,完全讓神活動。大衛本來有機會可以殺掃羅:一次在隱基底洞內,大衛入洞,發現掃羅在洞堙A掃羅卻不知道;第二次是在西弗的曠野,神叫掃羅和他的軍兵沉睡,甚至大衛走近他身邊都不察覺。兩次很好的機會大衛可以輕易殺掃羅,但大衛沒有這樣做,並且阻止跟隨他的人殺掃羅。當時掃羅追尋大衛的命,迫使大衛走投無路,大衛既有機會,為何不殺掃羅呢?因大衛走上了屬靈的路,他要等候,他雖然已經知道掃羅被廢是神的旨意,自己必作王,但他不願意用血氣的手來成全神的旨意。亞伯拉罕要得一個兒子,本是神的旨意,但他錯用血氣的方法,就惹上了無限的痛苦。
    潘傳道主日信息說上帝沒有時間觀念,乍聽之下,讓人嚇了一跳,上帝沒有時間觀念,那還得了!其實,一點也沒有錯,上帝的應許是沒有時間表的。很多基督徒,僅知道神的旨意,而不等候神的時間,每逢有事,就靠著
自己的聰明,憑自己的衝動,沒有憑聖靈的感動,也沒有等候神的安排,結果,出於人的活動,並非神的活動;憑人的聰明安排,並非聖靈的安排,必定徒勞無功。
    「等候」,並非任由時光飛逝。等候神乃是專心仰望,我們不能強求神按照我們的心意行事,而是甘心等候以神的時間表、神的計劃和神的要求,完成神的事。「等候」本身就是最美妙的生命陶造,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

    當大衛處在一個從人來看極其潦倒、甚至性命旦夕不保的處境中,希奇的是卻有許多人從各處來投靠他。撒上廿二章1-2節告訴我們,大衛逃到亞杜蘭洞後,「他的弟兄和他父親的全家聽見了,就都下到他那裡;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衛那裡,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所謂「獨木不成林」,以前大衛勢單力薄,但現在有400人聚集到他那兒,乍看之下,這群人的素質,好像都不怎麼樣,受窘迫的、跑路的、在家鄉呆不住的、受人輕視的、欠債的〈不是單單貧窮而已,還是欠債,被人追債的〉、心裡苦惱的、傷痛的、愁煩的,這些人都去投靠大衛,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這群被以色列社會所排除的邊緣人,三教九流什麼樣的人都有,大衛要領導這樣的四百個人,是很不容易,詩篇五十七篇就是描述大衛在亞杜蘭洞的情形,在洞裡大衛就作這篇金詩交與伶長,調用「休要毀壞」,此調是希伯來的一種流行歌曲,相傳由摩西時代所流傳下來的。詩篇五十七篇1節,大衛抓住了一個訣竅,說:「神啊,求你憐憫我,因為我的心投靠你,我要投靠在你翅膀的蔭下」。大衛過去五次的逃離都是投靠人,但沒有人能靠得住。現在大衛知道只有投靠神,投靠這位天地的主,全能的神。因此在這大約長達十年曠野漂泊的日子裡,奇妙的事就不斷的在那裡發生,就是這些跟隨大衛的人都受到了他美好生命的潛移默化,受他影響,被他改變。原本受窘迫的得著了真自由,心中苦惱的得著了安慰與鼓舞,就連惡人、匪徒,也都被大衛那愛神、愛人的正直生命所感化,他們的生命都被改變,他們存在的價值也大大被提升,他們原本是惡人、是匪徒、是欠債的…都變為了神的大能勇士,都成了為神國奮勇禦敵的軍兵,他們全心愛戴大衛,同心擁護這位蒙神所膏、合神心意的大衛為王。這些投靠大衛的人,開始有四百人,後來增加到600人,大衛也成為有影響力的領袖。潘傳道主日崇拜就以:「撼動人心的影響力」為題證道。大衛之所以會有那麼大的影響力,茲分三點來分享:
  1.大衛有包容性──也就是不看外表
   
來投靠大衛的成員,聖經介紹為受窘迫的、欠債的、心堶W惱的,看起來,給人印象不怎麼好,良莠不齊;然而大衛竟然能全部接納,他不輕看他們,他的肚量與包容性,使他成為有影響力的領袖。正如春秋戰國時齊國的貴族孟嘗君,傳說他門下食客三千,連雞鳴狗盜之輩,他都接納;也因此日後雞鳴狗盜者幫了他很大的忙呢!
  2.大衛有親和力──也就是同甘共苦

    大衛成為有影響力的領袖,是因為他能夠與部屬同甘共苦,患難與共。並不是每個領袖人物皆可如是。有些人可共患難,但不能同享福,如古代的越王勾踐,臥薪嚐膽復國後就誅殺功臣;還有漢高祖劉邦的所謂「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政治名言,非常令人心寒〈「飛鳥盡,良弓藏」的意思就是打獵時鳥兒都打光了,再好的弓也要被收起來;「狡兔死,走狗烹」的意思就是奔跑靈活的兔子全抓到了,獵狗也再沒有什麼用處了,就會被人宰來烹煮吃掉。從此,「兔死狗烹」、「鳥盡弓藏」就成了有名的成語〉。還有一種人跟前一種只能共患難不能同享福人是相反的,是可同享福卻不能共患難,這種人在際遇平順時能同享福,他可跟你成為好朋友,但當你落難時,卻棄你而去。大衛與他的部屬,都不屬於以上的兩種人,大衛能夠與部屬們同甘共苦,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大衛自己是逃難人,他的部屬也是落魄者,「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撒上卅章記載大衛帶著跟隨他的六百人,去追趕亞瑪力人,救回他們被擄走的妻兒和財產時,有200人疲乏無法追趕,只有400人前去,奪得財產回來,當時有人主張沒去的200人不能分得財物。但大衛裁定:「上陣的得多少,看守器具的也得多少,應當大家平分」(24節)。所以,大衛心胸是很廣大的;難怪他的部屬中有那麼大的凝聚力,歷久不衰,原來與領導人物所散發出的影響力,有莫大的關係!

  3.大衛有慈愛心──也就是愛人如己

    撒下廿三章15節記載:「大衛渴想、說、甚願有人將伯利恆城門旁井堛漱竷捶茧鳩痝隉C」這句話,現代中文譯本譯作:「大衛思念家鄉,就說:我多麼想喝伯利恆城門邊的井水啊!」喝水只是一種表態,真正問題是「思鄉」。「月是故鄉圓,水是故鄉甜」不是嗎?聖經記載三勇士知道大衛渴想喝伯利恆城旁的井水,勇闖敵營拿水回來給大衛的可歌可泣的故事,讓我們看出勇士們的勇敢及忠心,更讓我們看出大衛的高貴氣質。大衛不肯喝,將水奠在耶和華面前,說:「耶和華阿,這三個人冒死去打水,這水好像他們的血一般,我斷不敢喝!」(撒下廿三:13-17)。大衛嘉許三勇士的勇氣與忠心,但他更不捨的是他們的性命。
    撒下十五章13-23節記載迦特人以太的故事也是如此,大衛的兒子押沙龍叛變,大衛被迫與部下倉皇出走,大衛那600勇士及迦特人以太都跟隨著他;那時大衛要以太離開(撒下十五:19),但以太堅決不肯,無論生死他都要與大衛一起,為什麼以太這個外邦人,也願效忠大衛,至死不渝呢?理由很簡單,大衛愛惜他的生命,為他著想。
    綜合上述三點,我想當個領導人物如大衛者,再清楚不過了。為什麼那些人,都願意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呢?此誠為今日教會的掌舵者,最真實的範本了。

   
同樣故事也發生在耶穌和門徒之間;發生在耶穌和我們之間;發生在歷世歷代眾聖徒與世人之間。多少心靈破碎、受窘迫的人;多少惡人與匪徒;多少無助無望的罪人….都因接受了耶穌,生命有了奇妙的大轉變,人生的意義與價值變為尊貴。而我們也都因著主耶穌的大愛與吸引,變得肯甘心跟隨祂、愛祂,同心讓祂做王、居首位。
   
許多領導學的學者都告訴我們:「領導就是影響力」。大衛怎樣服事並影響了那一個世代人,主耶穌更是全面的影響了歷世歷代的人。今天,我們每一個得著了主耶穌生命的人,也都不應該小看自己的影響力,神不僅要像當初使用大衛一樣的來「使用我們」,更要藉著神的內住與同在,「透過我們」來影響一切與我們接觸的人。
   
上週我在小組裡已經分享過,主耶穌說:我們是「世上的鹽」,是「世上的光」,我們的見證與影響力是不能隱藏的;保羅也說我們不論身處何地,都應該散發出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氣。因此,不論我們是在亞杜蘭洞漂泊受苦或身處榮華尊貴的王宮,我們都該像大衛一樣,發揮出神兒女該有的屬天影響力,使人歸向神,並活在神榮耀的旨意與祝福之中。

 

  您現在的位置是「盼望人生」第  53頁目錄的第 10 篇

  下一篇  上一篇   回首頁   回盼望人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