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pgift118.gif (25529 個位元組) 盼望人生0902   
我們的盼望乃是十字架,我們擁有這個,就擁有一切,十字架是我們唯一的盼望!,信心與終極的仁愛。
〈「盼望人生」係含信仰見証、論述、講章、靈修小品及相關藝文〉

 長篇連載〉

帶著異象往前走〈六〉  
   中國大陸宣教十年記實  余子明

        
第六章
退而拾穗
     因此,我只得專心到上海,幫助這十來個不識字的老姊妹,認字讀經。當時中國大陸正在推動「掃盲」運動,我對自己說:正好,他們是掃「文盲」,我則是既掃「文盲」,又掃「靈盲」,這實在是件極具屬靈意義的服事。
       當時我認為:某些福音機構或者教會在大陸所做是收割莊稼的工作(太九3738,約四35-38),我所做的只能在收割莊稼的人身後,拾取麥穗(得二1-7)。
      因我本屬卑微,自甘在人身後做些人所遺下的工作,以此為樂。
      教導老年人讀經識字,比起當幼稚園的老師還不容易。因為他們的吸收力遠比小孩子為低,反應也較慢,要教他們認一個字,總要反覆的教上十來遍,要解釋經文的要義,那就更難了。
      孔子教人的態度是:「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也就是說對於事理的反應慢的,就不再教他了。我們不能奢望她們「舉一反三」,縱是你舉三,她們也難以一反,因此,我們當要以更大的愛心和耐性來服事她們。但她們的學習極其認真,一字不識,一義不通,絕不停止,這種精神,也是令人感動的。
      將近三年的時間,她們竟然把聖經讀過一遍,認字記得牢,在報紙上看到一個字讀不出來,她們就翻開聖經,找到那字,認它出來,她們拿聖經當作字典,也算一件極其有趣的事。我們服事她們也就大感欣慰,滿有「成就感」。
      在一年半的時間裡,我先後到上海有七八次,服事她們,和弟兄姊妹也建立了深厚的屬靈情誼,故願專心從事於此。因為神所求於我們傳道人的,是要他有忠心(林前四2)。
      但是,好景不常,老姊妹她們現住的房屋,因為政府計畫開發建設,要拆除改建,因此,她要趁著這個機會,到美國探親,約有一年的時間,她說回來以後,再在新居開始聚會,等她寫信告訴我再來。

                                        

     
我們回到高雄左營,隔壁住的是一位年老的寡婦,退休的護士,可能是老來心裡有些變態,看我們有些不順眼,成天吵鬧,絮絮不休,不斷的在我們房東郭先生面前訴說我們的不是,逼著他要我們搬家,深夜打電話給他,直囉唆到天亮,郭弟兄為此深覺苦惱,他不能叫我們走,也無法說服她不鬧。
      不久,深水的一個弟兄告訴我,說是在高雄市中華路,有幾位弟兄姊妹,奉獻他們自己的房屋,要開一間教會,需要請一位牧師,問我願不願意去?當時,我覺得這倒是一個機會,在台灣將近有一年的時候,鄰居吵得我們住不安身,有個地方住也是好的。這正是神為我們開的路,新的工作事奉,富有挑戰性。因此,我沒有先在主面前禱告尋求,求主指引,就自作主張的答應了。
      約定這個主日下午,我先去那裡講道,和五位同心開工的弟兄姊妹,交通順暢,他們十分樂意接納我們,立刻簽了兩年的牧師聘書,並講定月支二萬元的生活費,他們說教會沒有收入,這是他們共同奉獻的,我們也并不計較。
      但是,我們接了這間新開的教會,雖然是十分努力的奔跑,卻仍沒有人上門,本來在附近的瑞豐社區裡,有我們一些熟識愛主的青年,邀請他們前來事奉也無人肯來。
      我們在這裡單槍匹馬的苦鬥,盡心竭力的傳道,天天到附近的住宅,叩門分發單張,談道,都是冷冰冰的無所動心,沒有人肯接受主,願意相信耶穌,連請他們來作禮拜也不來。
      快半年了,教會一點也沒有起色,我們心裡正自難過憂急,而那幾位同工卻對我們變了臉色,先是說想暫停聚會,漸漸不來聚會,但我們仍不灰心,照常開門聚會,有好幾個禮拜,只有我們夫妻和一位青年姊妹。
      雖然如此,我們還是固守著自己的崗位,因為我們的聘約是兩年,不好半途而廢,棄職而走,一定得忠心事主到底。
      一天,司庫的姊妹告訴我們,說是下個月的生活費發不出了。但我們曾定意在神的家中盡忠(來三2)。於是,我說:「沒有關係,我們不是為錢而來」。仍不開口說走的話。
      可是,下個主日,一位年輕的執事直截了當的說:「我們另外請了一位年輕的傳道人來」。
      下午,他們帶來幾個人,看了一陣子,說是他們下週就搬進來接任傳道。
      因此,我們立刻託人尋找房屋搬家,剛滿半年,我們搬到彌陀鄉空軍二空眷舍,住了下來,專心準備到大陸去,做傳道的工夫。
      事後,我們在主面前省察,知道實乃咎由自取,因為信心一時軟弱而落在試探裡了。
      當初,我們蒙神呼招時,曾定了主意要專心大陸宣教,不在台灣任何教會擔任牧會,我們至少拒絕了三間教會的邀請,偏是這次有一年的空檔時間,而又居處不安,心情煩躁,就率爾做出如此愚蠢的事,以致自己心靈受到損傷,並使主的名蒙受羞辱,唯有求主憐憫饒恕,但願神保守我的信心,專心靠主。

                                       
      
     
一九九三年初,上海的老姊妹來信了,說是她從美國探親回來,搬了新居,重新召集聚會,人數增加許多,弟兄姊妹熱心追求,大有復興的氣象,要我趕快來幫助他們。
      現在,我知道了,凡事都在神的手中,老姊妹探親提早回來,我們也找到新的住所,當然是出於神的旨意安排,因此,我心安然,再無怨懟。感謝主!祂就是神,統管萬有。
      我應該先將上海彭浦新村安茸路家庭聚會的興起與形成,加以敘述。
      上海閘北火車站,人們管它叫「新客站」,是上海的火車總站,算是大上海的總樞紐,和外灘碼頭,虹橋機場,構成她海陸空三大交通中心,就是上海最為發達的都會區,人煙稠密,商賈雲集,正是上海的心藏與動脈。
      說來也是難以想像,在閘北火車站前面的幾條街,卻是一片荒涼,滿目瘡痍,一排排的磚造房屋,破碎凋零,又髒又亂,住著一些工作低下的「苦力」,替人搬運貨物,裝車卸車,成天勞碌不息,忙得天昏地暗,卻是生活得苦哈哈的。
      雖然已是「解放」了十多年,貧窮破敗的環境,仍是一點也沒有改善,和火車站前廣場熙來攘往的景象,形成一種強烈的對比,後者是為追逐財力而奔忙,帶來繁華的歡聲,前者是在權勢的壓制下掙扎求生,發出痛苦的呻吟。
      我們乍看之下,確是驚異不置,在所謂「社會主義」革命成功後,竟然還殘存著封建專制的資本主義剝削現象,令人不能理解。
      聚居在這一帶「貧民窟」的人,大多數幾位都是「江北佬」,從貧苦的蘇北來上海討生活的,日本人統治的時候,叫他們「苦力」他們來上海幾代了,可是總翻不了身。
      但是,我們慈悲的上帝,救主基督耶穌,向這群活著沒有指望的勞苦大眾,大施拯救,他們蒙恩得救的,少說也有好幾千人,由於他們的「文化」水平低,識字不多,我們來教導他們識字讀經,他們極為歡迎接待。
      說也奇妙,我講話的口音和蘇北腔調相近,他們聽得十分親切,都說我像他們的蘇北老鄉呢!因此,我很樂意服事他們,甘心作眾人的僕人,和他們相處將近五年。

                                       

      一九九二年,中共政府當局為了整頓市容,開發大上海,把閘北火車站前天目西路以南,共和新路和成都路以西,睌袑竷H東,痝q路以北,南北約有二公里,東西約有三公里的面積,貫通上海市的蘇州河,由西轉南,折向東流,所環抱的一片土地,租給香港一個財團,開發建設成一個綜合性的商業區,起名叫「不夜成」租金五十億人民幣,租期五十年,使用經營期滿,一切建築,設施等等,無償的歸還上海市政府。
      簽約後,「不夜成」開工建造,原來的幾條破舊街道,全部拆除,夷為平地,照著新的規劃進行建設,工程浩大,滿有氣魄,給上海市的心臟動脈,增添幾許生命的活力。
      拆屋之先,政府在距離火車站北約三公里的地帶,建築了一個住宅專區的彭浦新村,接受閘北火車站一帶拆遷的十數萬居民。
      彭浦新村沿共和新路,由南迤北構築,跨越場中路,聞喜路,臨汾路,汾西路,寶德路幾條大街,東自西場路,西迤三泉路,中間涵括了四五條小街,縱橫各約兩公里,構成一個族群雜居的生活圈,計畫建築,為清一色標準型式的工人住宅,樓高五至八層,每棟有十至二十間門面,全村估計有上千棟的樓層,可容納八千至一萬戶,雜沓而居,住房的情況,較比原在火車站前的要好多了,室內自有廚廁,不必像從前那樣在大門口燃燒煤炭爐子做飯,弄得烏煙瘴氣,也不需要跑到那臭氣沖天,暴露無遺的公共廁所。
      人們遷入新居,對生活環境感覺新鮮,心情自較開朗,隔壁鄰舍亦來往親切。

                                       

      老姊妹搬進彭浦新村安業路的新居,重新開始聚會,由於附近多是新搬來的人家,弟兄姊妹自動找來聚會,彼此來往交接顯得親熱,舊人回來了,還有新人找來,一時大有復興的氣象,我到那裡,目睹此情,也深受激勵。
      但因社會結構丕變,人心似有些微的浮動,社區裡開了一間「三自教會」,可容納八九百人,有官派的牧師,辦理信徒的調查登記,一直宣傳,利用權勢,要挾信徒從事所謂公開的「宗教活動」,不准他們在「家庭聚會」,因之,屬靈根基較差,信心軟弱的基督徒,有些就被恫嚇住了,心懷二意,投機取巧,來往游走於「三自」與家庭之間,彭浦廣大地區裡,家庭聚會點不下百餘個,因其帶領的人不穩,信徒動盪,呈現一片荒涼的氣象,各個聚會點之間,不相往來,卻暗中與「三自教會」私通,以求自保。
      如此光景,帶給我們服事的壓迫感,也使我們產生一種積極的工作迫切感,認為必須搶救危機四伏的家庭聚會,致遭滅絕,中共之所以開放「三自」,目的欲藉其掌控、限制,促使基督教會自趨滅亡。
      於是,我們更積極投入家庭教會的服事,福音的腳步更加快速,以前我是一年三次進入大陸,如今則為一年五次,以前我是一個人獨自往來,現在卻帶著妻子同行,在真理的教導上更為深廣,在建造信徒生命上更下功夫,使能長大成人(弗四1213)。激勵他們在患難逼迫中為主爭戰,拼死傳揚福音(帖前一6~8、二12)。
      如此強力的服事,安業路的聚會,人數遽增成長迅速,蔚為可觀。

                                        

      他們個人在真道上長進,生命有了根基,也有從三自出來,或是別的聚會點遷來的一些弟兄,成了聚會的生力軍,看來是應該建立教會了。因為傳道的目的,不僅止於領人信主,得救重生,也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四1213)。
      於是,我照著聖經提出建造教會的要素:
      一、教會要建造在基督的根基上,太十六18:「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她」。
      二、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基督是教會的頭(弗一2223),因此,我們帶領教會的人,應該站在僕人的地位服事神,歸榮耀於主基督。
      三、教會是有機體的,必要有些基本組成人員,站在關鍵上彼此服事,盡身體上肢體的功能。
      四、教會會友應履行財物奉獻,視為當盡的本分(瑪三10)。以財物尊榮神(箴三910),使教會達到自立、自養、自傳。
      五、培訓同工,教導教會事奉之道,使一切的服事,皆能照著聖經教訓,有效的配搭,各人在愛中建立自己(弗四1516)。
      此一「教會真理」的信息,廣為聚會的弟兄姊妹所接納認同(西二67
)。


  您現在的位置是「盼望人生」第  9頁目錄的第 2篇

  下一篇  上一篇   回首頁   回盼望人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