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人生 5305
投稿及回應信箱:webl.org@msa.hinet.net

我們的盼望乃是十字架,我們擁有這個,就擁有一切,十字架是我們唯一的盼望!,信心與終極的仁愛。

    

○ 沙光作品之 卅八

  詩論
  神本主義詩歌美學:
《詩人與神:和好的關係中產生詩意之美》


  【作者簡介】沙光,原名朱雅楠,基督徒、詩人、作家,九十年代以來重要詩人之一。北京大學中文系文學學士、北京大學哲學系宗教學碩士。從事寫作,聖經文學及學術研究與教學,詩歌美學研究。曾執行主編「中國詩選」(中國現當代重要詩人研究資料)「基督教華語文學期刊」。代表著作:「抵毀」(詩集)、「六十首短詩,一個長詩和一部詩劇」(詩集)、「泉旁的玫瑰」(讚美詩)、「香祭」(讚美詩)、「大地上的異鄉人」(詩集)、「黃河靜靜流淌」(詩劇)、「聖經文學學研究」、「聖經美學原理」、「聖經生命詩學」、「詩劇
<雅歌>的詩學審美範式與神學視域導入」、「“道成了肉身”的文學之美」、「聖經商用寶典:職場密室」、「生命的雅歌」、「信心的操練」、「小巨人大亮光」、「鏡像」、「聖經詩歌原文直譯」等。
 
      
                                               2010
7月攝影
     
思慕主恩時我亦有喜樂藏不住的時候,人生下半場的異鄉人終於莊嚴地為自己微微笑這麼一次。 

        詩論   神本主義詩歌美學:
          
《詩人與神:和好的關係中產生詩意之美》

                                                         沙光 

                   

                    在與神和好的關係中
                  詩人是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的人
 

為了展開對論題的闡述,首先要對詩人一詞作以神聖範疇的再命名,這種重新命名是文本的特需,從而達到揭示詩人之天職的涵義這一目的。這樣,著意論述一位詩人何以為神本主義意義上的詩人是十分重要的。詩人所以為神本主義詩人就是因為這位詩人在寫作時自發地以神為抒情物件,以自身生命深處所內蘊的神聖情感為抒情內涵,以頌詩、贊辭與哀歌等悠揚或哀婉的辭章為抒情媒介,以神性的美善為抒寫主體,等等。這是詩人的生命之意義在寫作,所發出的功效是予事物以神聖地命名,呈顯出歸回生命原初形狀的神本寫作。
    神本主義詩歌寫作本來是最具人類意義的人類學層面上的寫作,這種寫作有益於提供撫恤人類心靈的美品,規正人的心性,引人向善。然而,遺憾的是,在現今時代的詩歌寫作中,最賦有人類學普遍意義的神本主義寫作卻成了一種專業領域的寫作,甚至成了置於在人類學普遍意義中的一種冷場,這僅僅悖論出一個悲哀的現實:善是當下普遍的缺失。也正是因為這種善的缺失,使神本主義詩歌寫作被神聖地召喚而出,即在神的恩典與人的需要之間被神聖地召喚而出。這不是詩人人為的努力,乃是神的委任加之詩人對天職的委身。
    不同時代的詩人為著同一美善的使命赴上了神本主義詩歌寫作的生命之旅。從心靈寫作移轉為生命寫作,將心靈之詩移轉為生命之詩,詩歌精神亦由此移轉為詩歌生命學。誠如肉體的感知來自於由身體到大腦的器官,而生命的感知則來自神,這要求詩人首先是一個認識神的人。這樣,詩人的生命內質、抒寫過程,及其美好詩品皆具備了美善的諸元素。因此,他們所抒發的情感是神聖意義上的情感,即或其內涵是圍繞人與人之間或人與事之間的抒情,但所深蘊其中的仍舊是神的慈心的情感,至少絕對稱得上非人本的肉心所欲的抒情。
    可見,美好的詩人及其美好的詩品皆與和好的關係密不可分。和好的關係是建立在人與神的和好之上。當人在全能的創造、主宰與救贖之神的面前承認自己是在受造之人的地位上,這個承認不僅是承認了自己因初人亞當墮落的緣故而承擔著罪在人堶悸漕さ瞗A更是承認自己是因蒙了神榮耀的創造而得尊榮成為受造之人的,並且因著神慈愛的救贖而得恩典成為在樂園中與神和好的人,這個樂園就是在人與神的關係中失而復得的伊甸園,是人的心靈與神在真理中親密漫步、甜蜜相戚的人間樂園,是人與神和好如初的歡愉的團契。
    在與神和好的關係中,詩人雖仍舊置身於塵寰,生命卻超然地與神獨處屬於天堂的那一塊神聖的領地。置身這種與神的關係的和好中,詩人是向善的,是向美的,且是向真的。這樣地,首先,詩人因著與神和好,擁有了這心靈的樂園,得以品享到神的美善;其次,詩人因著與神和好而與自己和好,得以領受到從神而有的心靈果效,使所抒發的神聖情感從其真中顯出其美與善來;再次,詩人因著與神和好而與他人和好了,得以發出鹽的調和與光的照明的聖愛能力,其作品必定表詮出生命中被賦予了神的品格:仁慈、良善、聖潔、公平等。
    在與神和好的關係中,神本主義詩人在人面前有時是分外孤獨的,這種孤獨主要來自于詩人向善、向美與向真的生命本質。詩人在與神和好中格外分有了神的品格。詩人既分有神的品格就不與罪苟同,絲毫不能。所以詩人在承受孤獨的同時贏得了美善,神的美善使詩人與罪惡分別,生命之美品皆來自神在這樣的詩人堶情A使之蒙得神的感動、光照、啟示與引領,其詩品中所發出來的內涵惟是神本的而非人本的,因為詩人的生命已全然被神聖別並更新了。在全能聖潔的神堶情A詩人的人格被神格了,所抒寫的是詩歌卻有神學效應。
 
               

                  在與神和好的關係中
                 詩人,你當用神榮耀的慈愛滋潤人類
                 憂傷中乾涸著的心靈

                 以神聖的詩意之美補人間的破口
 
 

  您現在的位置是「盼望人生」第  53頁目錄的第 5 篇

  下一篇  上一篇   回首頁   回盼望人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