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人生 3607 
投稿及回應信箱:webl.org@msa.hinet.net

我們的盼望乃是十字架,我們擁有這個,就擁有一切,十字架是我們唯一的盼望!,信心與終極的仁愛。



 
跟著崇高的感覺走

     神州團契


 〈
承上期〉
    
      (四)從此岸到彼岸

  一九九一年七月,有個畫家告訴夏訓智,紐約有個中國基督徒青年團契,這個團契有一批來自中國大陸的文學藝術愛好者。
  夏訓智第一次去就對這個團契產生了興趣,那天討論的話題是:文學、哲學與基督教。
  在紐約,夏訓智經常在哥倫比亞大學的文化沙龍中聽各樣的高談闊論,他也曾仰慕過其中幾位藝術家和學者,可是,即使有的人學問、作品令他不可望其項背,彷佛他往「彼岸」去,人家已從「彼岸」來,但就其境界講,他仍感到不滿足,他總能從這些人的追求中看到一些間題。而在這個團契,他發現這堛漱H眼界開闊,看問題所站的角度與外面的不一樣,他們有一種超越的價值觀,這種超越性讓他挑不出問題,而且感覺更貼近一種崇高的精神。
  一天,團契堣@位畫家說:「當我們被藝術感動時,那就是一種高尚的靈在我們的堶惕@工。」夏訓智立刻想到一個問題:人為什麼會有崇高感?這幾十年來,他一直在追求崇高,他曾在知識、藝術中尋找,但這些東西最終都不能讓他的崇高感滿足。於是,他追求人格的自我完善,但實際上他根本難以達到真正的自我完善,這種自我完善,本身就帶有功利的目的,若對自己沒有好處,他不會去追求完美。
  真正的崇高存在嗎?如果不存在,人為什麼有崇高的渴望?魯益師說:「一個人愛上一個女人,不一定能博得她的芳心,但若說他生活在一個無性的世界堙A那才是荒唐。」人有崇高感,至少說明有一個真正崇高的存在,假如這種崇高不能在這個世界找到,那麼,最大的可能是它存在於另一世界,但又能經由心靈與這世界的某些人相遇。
  夏訓智去團契好久都沒法相信有神,他是搞藝術的,他特別重視「感覺」,在「感覺」上他看不到,也摸不到神。
  十一個月之後,夏訓智憑信心跳躍了「感覺」的障礙,他相信有一個終極的美善存在著,於是,他願意憑信心往另一條路上去找。
  一九九二年六月,夏訓智決志信主,七月受洗。
  他接受了主耶穌之後,立刻就看到真正的崇高來自上帝自己,真正的人格完善是人回復到上帝起初造我們時給我們的定規。夏訓智說:「人格的完善要有一個參照的定規。是以人的‘格’為參照,還是以耶穌的‘格’為參照?人都是有罪的,都在罪中掙紮,這個掙紮是永遠的,所以人永遠沒法憑自己的努力達到真正的人格完善。人只有靠神的拯救才能脫離罪,這是趨向完善的起點。真正的人格完善是棄絕人的努力,按神的心意改變自己的生命,這是一個生命過程,在這過程中,生命才遂漸接近崇高。」
  一九九三年在新澤西州大熊山夏令營,夏訓智內心受到聖靈的感動,他願意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神。
  一九九四年九月,夏訓智進入加州國際神學院開始讀神學。
  
   我曾在金色童年,
   夢見星星化作天使降臨,
   總覺得歲月不曾移動,
   人間永是那樣色彩斑爛。
   ……

   我踏著遲疑的步子,
   追尋著真理的藏身之所,
   追尋著美的源頭,
   追尋著善的終點。

   然而人類的歷史使我羞愧,
   我們民族的猥瑣使我痛心,
   生活的打擊使我懷疑,
   死亡就是善的終極嗎?
   世人皆醉何需獨醒?

    ……——夏訓智《追尋》

  人的追尋總會走到極限,當人無法突破時,對神的信心是一個新的起點,這個起點通往彼岸。
  在這首《追尋》詩中,夏訓智有一番表白:

   當我有一天,
   追尋到一位至高者的面前,
   這地上的一切都顯得渺小,
   各類學說只是井底觀天,
   追尋的答案早巳寫明,
   我感到一位無形的父親,
   正統領著我們朝向神聖的源頭,
   他含著贊許的目光,
   看著我幾近失落的追尋……

  他向彼岸走去……他從國際神學院畢業後,也許會成為一間教會的傳道人,也許他會繼續磨筆寫作,也許會再次走上街頭給人畫像——也許這會是他一生吃飯的手段;無論上帝把他放在哪里,都不要緊,他真正的人生意義不在於「成就」了什麼,而在於他在平凡中順服一個崇高的旨意——服事神,也服事神託付給他的同一時代的一些人——把他們帶到神的面前,使他們的生命也進入崇高……。〈 全文完〉
 

  您現在的位置是「盼望人生」第  36頁目錄的第 7篇

  下一篇  上一篇   回首頁   回盼望人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