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長小傳    楊美欣專訪於高雄


    張明仁,1941年3月1日出生。原籍台灣台南,曾獲選為台南市優秀青年。現居高雄,從事兩家工廠及餐廳等事業,虔信基督,熱心公益,曾獲選為高雄縣好人好事代表。其妻蔡紫玲〈本名蔡伊保子〉,育六女,因此常被人戲稱他家是七仙女坐一條船,因七仙女加上他本人〈船夫〉剛好是一家八口,而「船」字是「舟」加上「八口」。其妻、女 亦皆曾獲選為模範母親及模範生,因而有「一門模範」傳為佳話。
    曾發生在民國四十八年轟動一時的新詩大論戰,參加論戰的名作家詩人有:蘇雪林、覃子豪、余光中、邱言曦、門外漢〈隱名〉等人,還有一位青年在《自由青年》半月刊上發表兩篇論詩之文,指「現代詩」某些故弄玄虛的偽詩是「畫鬼者流」,因而引出原本袖手旁觀的現代派盟主紀弦發表立場《藍星十八期》。這位青年當時被視為現代詩的反動者,曾寫現代詩發表在「文星雜誌」覃子豪選輯的「地平線詩選」,亦被收錄在「文壇社」民國54年10月出版的「本省籍作家作品選集」。年輕時他就與數位詩人作家集資創辦「太陽文藝月刊」並擔任主編,發表紀弦、白萩、大荒等多位詩人作家之作品,名詩人白萩也為它設計封面,他並組織「太陽詩派」,很多寫詩的青年群起加入。後因自感當「為寫詩而寫詩」,不必「自立門戶」,而宣佈解散該組織。這位青年雖已走過數十寒暑,閱歷老、中、青三代文壇,卻因耽於事業而停筆多年,僅在民國65年7月6日收集已發表在各大報刊雜誌的作品,經由「藍燈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出版「茅屋之夜」一書〈共出三版〉。2000年7月9日復出文壇,創辦「水西樓文學網
http://www.webl.org」網站,發行電子報:「水西樓走筆週刊」,以償他熱愛文學未竟的夙願。
【按】:站長另一作品集,書名「孤獨的存在」已出版,列入「水西樓文學網」叢書。

     七十生日感言
    人生七十古來稀    張明仁

七十,好像是人生的一個頓號,成語說:「人生七十古來稀」。詩篇裡摩西也說:「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世間萬事萬物,生不帶來,死不帶走,世事如浮雲,瞬間即消逝,是非成敗、功名利祿,轉眼成空。難怪智者所羅門王到他晚年的時候,也語重心長的說:「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日光之下,人一切的勞碌,有甚麼益處呢?」
   
主耶穌在人間只活到三十三歲半,就完成了救贖的大功。而我已邁入「古稀」之年,竟然光陰虛度、一事無成。傳道書說:「生有時,死有時」究竟前路還有多少歲月,我不知道!我只求神指教我,如何數算自己的日子,珍惜神給我的每一個今天。
 
   
 【附錄】

  
耶和華是我牧者〈作者在文山教會 口述

  弟兄姊妹平安!

以賽亞書五十五章8節說:「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在我一生當中,直到如今,我曾經加入4個教會成為教友,第一個是台南東門長老教會,那是台南歷史悠久的大教會,因為我住在台南,台南是我的故鄉。記得當時教會聖歌隊的指揮是名指揮家李運進,長老陳效桓是我國小的老師,但我是透過一位已經退休牧師的老牧師娘感召決志信主,而由當年駐堂的歐進安牧師施洗(歐進安牧師曾任第八屆總會議長,是東門教會牧會最久的一位,也是把教會帶向多方面進展的一位牧師)。
    第二個是商協循理會,神帶領我離開台南,就住在商協教會附近,以前商協教會位於忠義國小對面鳳林路大路旁邊的三角窗。起初我對循理會尚陌生,後來才明白循理會的教義很純正,當時駐堂鄒保羅牧師以及弟兄姊妹也都有愛心,我在那裡聚會,擔任教會的執事、青年團契顧問、司琴及詩班的指揮,又被選為教友代表,出席年議會也被選為財團法人董事,並連任了好幾屆的執行委員。當時鄒牧師看我還年青,應該全時間奉獻給神,便鼓勵我去讀聖光神學院,甚至長跪為我禱告到深夜。但我信心小,心裡思量:如果我全時間奉獻,誰養活我的三個小孩?〈那時我已經是三個小孩的爸爸了〉。路加福音九章62節:「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行神的國」。就因為我回頭一看,幾十年的光陰就給看過去了,直到如今我仍然沒有全時間奉獻給神,就因為我這個做父親的虧欠神,神就把我當年回頭所看的這三個女兒,老大靜蕙、老二靜秋、老三靜秀,一個一個拿去補償,她們陸續讀完了聖光神學院而且全時間奉獻。「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如果我不到商協教會聚會,我的三個女兒,也不會去讀聖光。
    我的第三個教會是九曲堂循理會,因為我在九曲堂那裡買了一個房子,就搬到那裡住,之所以會搬到九曲堂也是神的帶領,因為我一連看了好幾個地方,究竟要搬到那裡?我就禱告求神指引,禱告完翻閱聖經,我就讀到詩篇23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九曲堂就在高屏溪的「水邊」,而詩篇23篇說:這「水邊」是「可安歇的」,於是我就隨從神的指引,買下了九曲堂的房子。當時的九曲堂教會很弱小,負擔不起傳道生活費,當年年議會執行委員會正開會討論準備要把它關掉,那時我是執行委員,開會時神就感動我成為祂的出口,我說:「神開的門,人不能關!」就這樣,九曲堂循理會才沒有被關掉,現在九曲堂循理會已成為一個大教會,兒童以及青少年團契,都超過100人聚會,還開了飛揚學院,在旗山、鳳山、梓官、大寮都有工作站,我的第五個女兒靜薇和女婿還在九曲堂聚會,女兒和女婿都當過教會的執事。如果當年九曲堂教會被關掉,就沒有今天的九曲堂教會,這也印證了聖經所說的:「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
    我的第四個教會就是文山循理會,我之所以到文山循理會聚會,是因為我搬到文山特區新買的房子,我的第四個女兒靜麗因為嫁到美國〈我女婿是新加坡華僑〉,在那裡定居生兒育女,事業工作都在美國,因而一家人都成為美國的公民,前年暑假我女兒回到台灣,因為她還保留中華民國的國籍,希望也能把根留在台灣,就買了文山特區我現在住的這個房子。談到這裡我也趁便為我第四個女兒做一些見證,我與她的生日恰巧是同月同日,今年我年屆七十,她特地自美返台與我一起度生日,還送一部新車作為我的生日禮物。婚前她在台大醫學院護理系畢業後,考取了護理師執照,嫁到美國也考取了美國的護理師執照,又在美國加州大學碩士班第一名畢業,取得美國醫師的執照。神祝福她在洛衫磯附近,先後買了兩棟別墅,第一棟別墅由於地點好,環境佳,有加州最大最美麗的人工湖,我住在美國的時候,每天清早起來,都會繞湖一圈,現在那裡的房價漲了3倍。第二棟的別墅更大,落成後邀請我們也去住一些時候,某日,我女婿開車,我們一家人到大熊山滑雪,早上出門,回到家已是晚上10點多,一進門,就聞到一股燒焦的味道,原來早上煮了一鍋紅豆湯,出門時竟忘了關掉瓦斯爐,一直延燒了十幾個小時,感謝神的保守,雖然紅豆湯燒成黑炭,鍋子卻沒有燒毀,如果沒有神的保守,鍋子燒毀了,瓦斯爐勢必爆炸,整棟新的別墅勢必付之一炬。神的話安定在天,箴言十章22節說:「耶和華所賜的福,使人富足,並不加上憂慮」。
    總結以上見證,雖然我曾經換了四間教會,但所敬拜的是同一位主,在地上雖無一定住處,在世為客旅,天堂才是永遠的家鄉。我深信今後,無論走向任何地方,處在任何境況,神是我的牧者,神不僅帶領以往的年日,也要帶領以後的歲月,有一首詩歌說:我不知明天將如何,但我們知誰掌管明天,許多事明天將臨到,許多事難以明瞭,但我知誰掌管明天,祂要領我向前…。
 


 


                   
       

                             

         
                   站長寫真
  
 

  NO.1 少年  
             

 NO.2 青年 
                                                               
 NO.3 壯年
             
                                   
 NO.4 伉儷                                             
      

NO.5 中年
             之一
                                        
       

       
     之二 當外公了
 


 NO.6 站長的女兒群                                
    老大、老二、老三皆畢業於聖光神學院;老四畢業於台大醫學院及美國加州大學碩士;老五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及屏東教育大學碩士;老么畢業於屏東科技大學及成功大學高階碩士。          

NO.7 近影


      


     更多圖片按一下


 站長聯絡信箱: webl@hamicloud.net

 站長的「部落格」:

           「孤獨的存在」
           http://blog.xuite.net/webl.org/twblog


           「 紅塵驛站」
            http://www.sheeee.com/?22560

    
點閱率 已逾六十 萬人次〉

    
             前往水西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