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pgift118.gif (25529 個位元組)散文天地 1402
    在忙亂的生活裡打轉,我們就像一隻追著自己尾巴打轉的貓。我們總是喜歡鋪長道路去追尋─為追尋而追尋的追尋,然而,甚麼都沒有尋到,除了月下的狗吠,晨曦的雞啼,以及熙熙攘攘的燥熱的街,勞碌的腳,以及車輪。


        天 使       劉清彥

  那年冬天,好冷好冷。
  對於剛上小學的我來說,每天要頂著刺骨的寒風走一公里的山路去上學,的確是一件痛苦的事。可是我不但不敢抱怨,還祈禱每天都有寒流來襲,這樣,母親經營的那間溫泉民宿才會有好生意。
  那是父親唯一留下來的東西,一棟有六個房間的日式木造平房,聽說是祖父、父親和他們的原住民朋友一起動手建造的。我對那間房子的歷史不太熟悉,對父親也是,因為他和祖父在我三歲的時候就相繼過世了。
  母親一手撐起這間小民宿,從接待、打雜到準備餐點都不假他人,只有在星期天必須到教會作禮拜時,才會請隔壁的阿婆來幫忙。這堛犒C客隨溫度的遞減而增加,夏天幾乎門可羅雀,冬天卻人滿為患,天氣越冷,來渡假洗溫泉的人就越多。那年冬天正是如此。
  入秋後,母親就忙得團團轉,客人來來去去,空房的時間不多。我當時年紀還小,幫不上什麼忙,最多只能跑跑腿,掃掃地。
  十二月中的一天晚上,母親安頓好所有的客人,正準備熄燈休息,突然有人來敲門。
  “對不起,”門口站著一個滿臉胡渣子,肩上馱著包包的中年男子。“請問這媮晹釣S有房間可以過夜?”
  “都住滿了,”母親說,“很抱歉,試試別家吧。”
  “唉——”那個中年男子低下頭,歎了口氣,“能問的我都問了,看來今天在外頭過夜。”說完,他就轉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母親突然叫住他,“如果你不嫌棄,我們後面還有一間儲藏室,你可以在那媢L一晚。”
  那間儲藏室原本是父親做木工的工作室,堶惟韙F很多工具和木頭,空間不大,不過整理一下還能住人。母親領他進門,我好奇地在一旁打量他,那個人好幾天沒有整理儀容了。
  “來這堛捷隉H”母親為他打地鋪時順口問。
  “不是,”他的模樣在昏黃的光線下略顯蒼老,“想找份工作。”
  找工作?這可希奇。向來只聽這附近的老人在抱怨,年輕人待不住山上,都跑到都市里去,居然還有人到這堥荍鉹u作。
  母親好奇地和他交談了一陣子,從談話中知道他原本在都市里開計程車,因為老婆病重,需要大筆醫藥費,一時糊塗竟然搶了乘客的包,被抓去關了三年。出獄後,老婆死了,兩個小孩也都被送寄養家庭,再加上找不到工作,連自己的日子都快過不下去了。
  “他看起來不像壞人,”母親這麼對我說。她決定讓那個男人暫時留下來。
  有他在,母親輕鬆多了。很多粗重的工作都由他包辦,他也非常勤快,偶爾可以聽見他在工作時的哼哼唱唱,臉上的笑容多了,看起來也年輕許多。
    那年的聖誕夜,母親邀請他一起去參加教會的聖誕晚會。回家後,他從背袋堮野X兩個用牛皮紙包裹的東西,送給我和母親。是一對木雕天使,一大一小,雕刻得非常生動美麗。
  “我用儲藏室堛漱嚓Y做的,”他的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暈。
  我們把這兩個木雕天使放在櫃檯上,客人一進門就能看見。
  後來,母親當然繼續留他在民宿工作;甚至在第二年的耶誕節,他成了我的繼父。
   ——獻給阿康,這是他的故事。

 
您現在的位置是「散文天地」第 14頁目錄的第 2 篇
 下一篇  上一篇  回首頁    回散文天地目錄